老油菜张冬青:她让高油酸菜籽油媲美橄榄油

2018-08-07 17:29 曾福泉

图为张冬青在查看油菜繁种情况。

    浙江日报讯(记者 曾福泉 通讯员 邵敏)江南的春天,油菜花开成一片。浙江省农科院的高油酸油菜育种栽培专家张冬青研究员的身影又出现在这片黄灿灿的花海里。35年来,她没有离开过油菜地,一心选育油菜新品种,把智慧和汗水全部注入了这片希望的田野。

    4月25日,当记者来到省农科院,同事们提起她,都笑说:她家里一个“老油菜”,一个“小油菜”。

    “老油菜”张冬青在台州的田间长大,生得结实健壮,留一头短发。埋头快步走路的样子正如一个农民;说话热情激昂,话题总是离不开油菜。

    “小油菜”是张冬青给小孙子起的小名。她爱小孙子,也爱油菜。小家伙已经快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换作别人可能早已享受含饴弄孙之乐了,可张冬青的时间却还全部花在研究油菜新品种上。

    她发自内心地热爱这种长着绿油油的宽大叶片的作物。遍布全国的上千万亩油菜地都留下了她的足迹,丰富、优质的油菜新品种就是她引以为傲的劳动成果。

    张冬青带领的省农科院油菜育种团队积10年之功培育的高产、高含油量的油菜新品种“浙油50”,3月底刚刚获得了2015年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浙油50”的产量高和含油量与以往品种比,取得了重大突破,产量比浙江省原当家品种浙双75增15%,含油量高达50%,被种植农户称赞为“一担菜籽半担油”,创造了喜人的纪录。

    那一颗颗饱满的菜籽,榨出油来,给农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收获。张冬青劳动的价值,就在这样的时刻彰显。如今浙江每年种植的约260万亩油菜,约75%面积种的都是来自张冬青团队育成的各种品种。

    一心扑在

    油菜育种上的“工作狂”

    穿过一片试验田,来到省农科院作物与核技术利用研究所,张冬青的办公室就在这个小院中的一座矮楼里。

    

 

 

    张冬青在办公室。

    “不好意思,这里乱得很……”张冬青一边爽朗地笑着,一边麻利地为记者在沙发上清理出一个位置。办公室里堆着各式各样的油菜种子,有的连土壤一起装在袋子里,把地板、茶几和沙发都占据了。柜子和桌子也被书和各种资料塞得满满的。

    张冬青是同事们公认的“工作狂”。“她好像没有业余时间。”张冬青团队的张尧锋副研究员告诉记者,她如果不在办公室,就在油菜地里,周末都用来出差了,省内外的油菜基地挨个儿跑。

    她经常在办公室工作到晚上10时,才推着电瓶车离开,并和门卫打个招呼:“可以关大门啦”。有一年冬天深夜,张冬青连人带车摔倒在路边,好一会儿才爬起来,一只手骨折了。第二天一大早,她一声不吭去了医院,绑着石膏出现在办公室里。“我们都劝她歇歇吧。可她说当天还要赶到武汉去参加一个油菜育种的学术会议,就这样上了火车。”张尧锋说。团队里的年轻人发自内心地感慨:“虽然我们比她年轻,但是却跟不上张老师的脚步。”

    每逢阳春三月油菜开花时节,是张冬青最忙碌的时候:“为油菜选种、杂交,分秒必争。花期只有1个月,错过了就得再等1年。”

    忙于育种的一天是这样的:张冬青穿上一身蓝大褂工作服,戴着草帽,腰间系根绳子,上面挂着铅笔、记载本、刀等用具,带着几个馒头,清早就来到试验田里。她站着,半弯着身子,手里拿一把镊子,一株一株地将几十亩地里的母本油菜株花蕾上的雄蕊去掉,再将父本油菜株上的雄花粉移植过来,最后套上纸袋免得其他油菜上的花粉飘过来“捣乱”。这个既细致又机械的活儿,她一天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有时,头发和脖子里爬满了蚜虫都不知觉,回家时累得连楼梯都爬不动。

    

 

 

    张冬青在油菜地里工作。

    上世纪80、90年代,油菜育种专家们都要前往天目山脉海拔约800米的玉山,利用高海拔低温环境搞夏繁,有时一去半个月下不来。张冬青怀孕的时候反应很大,还是坚持上山搞夏繁,住在农户家里,吃的是土豆、腌黄瓜,直到油菜收获才下山。

    经年积累月的田间工作,张冬青患上严重的腰病。团队里的余华胜副研究员说,有一次和张冬青一起出差回来,坐卧铺火车,她因为腰痛甚至爬不上中铺,但是坐了一夜火车回到所里后,张冬青却又穿上工作服出现在实验田里了。余华胜感慨地说:“她腰痛得站都站不稳,就找了一面墙靠着,手里还在做杂交剥蕾。”

    这数十年如一日的拼搏劲头从何而来?张冬青给记者讲了一个小故事。

    她刚到省农科院工作不久,被派往嘉兴市农科院学习访问。夏日的清晨,她起来走到招待所房间的阳台上,远远望见水稻田里,有一个中年汉子,光着膀子,只穿一条短裤,正在一株株查看稻叶、茎秆……

    张冬青和随后遇见的嘉兴市农科院同行说,你们找的工友真勤快,这么一大早就上工了。

    对方惊讶地纠正她:“不,那是我们姚院长啊。”张冬青这才意识到,原来那是被人称“江南水稻育种大王”的著名科学家姚海根。

    这件事多年来一直留在张冬青的脑海里。“老一辈农业科技工作者的优良作风和优秀品德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他们是我成长道路上的榜样。”张冬青说。

    农民和企业家

    认定了她这个朋友

    老一辈知识分子干一行、爱一行的本色,人们在张冬青身上清楚地看到了。35年前她到省农科院报到,领导分配她研究油菜。张冬青觉得,油菜的田间工作在冬春时节,不像水稻在骄阳似火的盛夏,已经算组织上照顾自己这个女同志了。“就这样搞起了油菜育种,从此也没有别的念头”。

    今天,那些因为种植张冬青培育的油菜而收获了丰厚财富的农户和企业家们,认定她和油菜天生有缘。“冬青,在冬天生长的碧绿的作物,就是油菜呀。”海宁市林源油菜籽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宋剑松说。他管张冬青叫大姐,两人合作多年,“浙油50”的名气最早就在海宁打响。

    含油量和亩产油量更上一层楼;抗倒伏性强,适合我省这样的沿海地区种植;成熟时个头最好都长成一般大小,方便机械收割……带着这样的目标,张冬青带领团队培育“浙油50”。他们从亲本资源中反复筛选,在上万份亲本组合中选中了“沪油15”和“浙双6号”作为亲本,可谓淘尽黄沙始见金。

    走在海宁市的一片油菜地里,张冬青的思绪回到2009年夏天。头年种下的“浙油50”刚刚收获,宋剑松把菜籽送往浙江德清新市油厂检测含油量。他知道这是张冬青团队多年心血的成果,心里又紧张又期待。

    油厂老板来电话了:“老宋,你不是拿进口的转基因油菜籽忽悠我吧?”

    宋剑松问:“含油量多少?”

    “超过了48%,国产油菜籽从来没有到过这么高。”油厂老板的语气也充满了惊喜,“100斤菜籽能比原来品种多产近10斤油,难以想象啊,你没搞错吧?”

    宋剑松赶紧给在外地开会的张冬青打电话,他已说不清是为了确认自己“没搞错”,还是想要第一时间报告这个喜讯。

    张冬青很高兴。她一直坚信,成果研发出来,留在实验室、试验田里是不行的,定要转化、推广了,给农民带来实在的收益,才是完成了一个农业科技工作者的使命。

    “油厂收菜籽的办法,含油量每提高1%,每斤收购价就提高4分钱。收购‘浙油50’,他们每斤足足多给了我4毛8分钱。”宋剑松说。显然,油厂最初确定这个办法的时候,想不到有人竟能培育出现含油量猛增10个百分点的品种。厂里为此专门开了会:100斤菜籽能多榨近10斤油,这个钱该付。

    宋剑松由此赚了大钱,合作社里种“浙油50”的农户都赚了大钱。打这儿起,他们认准了张冬青。2010年开始,“浙油50”在海宁以极快的速度推开,到2015年种植面积累计37万多亩,占油菜总面积的85%。“这么快的推广速度,对大田作物来说是罕见的。”海宁市农作站副站长李育说。

    目前,“浙油50”在省内外累计推广面积900余万亩,其中省内种植面积超300万亩。2014年、2015年、2016年,“浙油50”连续三年成为国家油菜主导品种。“一担菜籽半担油”成了广为传诵的佳话,“很多农户留着‘浙油50’的种子舍不得卖掉哩。”张冬青说。

    中专毕业起步

    从未停下探索的脚步

    几十年来,张冬青交了很多像宋剑松这样的农民和企业家朋友。她清楚地感悟到来自田野的需求,从未停下过研发新品种、新技术的脚步。

    “过去农科人员在选配时往往是手工画格子记录品种信息,样品的性状也都是靠人工辨识。培育‘浙油50’时,我们引入了信息化、数字化的手段。”张冬青说。

    张冬青让团队里的年轻成员林宝刚硕士发挥数学好的特长,带头学编程,开发育种所需的软件。“我一点儿也不感到惊讶。张老师思路开阔,接受新思想新知识的速度比年轻人更快。”林宝刚说,张冬青还叫上在浙大读信号与信息处理博士的儿子来一起出谋划策。专为油菜育种工作自主研发的软件,把大量人力从繁琐劳动中解放出来;借助数字化工具,对油菜品种性状的研究也变得更深入。

    在张冬青的成长道路上,人们总是能看到这种求创新、求进步的精神。许多人不知道,这位今天全国著名的油菜专家、被省内外众多农户和企业家视为知心朋友的农业科技工作者,1981年来到省农科院工作时不过是台州农校的一名中专毕业生。张冬青还在怀孕时,就报考了浙农大进修大专;孩子5岁那年,她来到华中农大参加油菜高级研修班学习;后来又参加浙农大研究生课程进修,在周末和晚上,她骑着自行车赶往课堂。

    2000年以来,油菜育种逐渐改到青海等地,张冬青的目光放得更远了。有一年,做完在青海的工作,她在西宁坐上一辆大巴车,花了七八个小时,翻越祁连山,赶到甘肃的一个油菜基地。当地正在使用的一种新式油菜播种机吸引了张冬青的目光,她当场买下。第二天,在西宁等候的同事们看到张冬青背着一台播种机走出了车站。

    张冬青和她的团队始终着眼于油菜品种的新目标。他们很早就育成了低芥酸、低硫苷的双低健康油菜品种。后来又培育出产量高,油酸含量高的新品种,最近又培育出菜薹口感好的油菜品种,在不影响油菜产量的情况下,农民采摘菜薹作为餐桌上的叶菜出售,每亩可以增收200元左右。目前,张冬青团队正在培育油酸含量堪比橄榄油的高品质品种,以及能开出多种颜色油菜花的观光农业用品种。

    记者手记

    她待油菜就像待自己的孩子

    张冬青在各地合作社的油菜地里考察的时候,不像在试验田里穿白大褂,第一次见到她的人恐怕很难把她和她身边的农民兄弟们区分开。

    但是一听她讲话,你会马上发现:这是一个真正的科学家。她说话既有激情、又富条理,第一次听她介绍,就能很快明白油菜育种为什么重要,她在这方面又做了哪些工作。

    她喜欢做一些很亲切的比喻。说起油菜早期积肥重要,她会说“就像小孩子,长身体的时候,营养一定要好”。

    而张冬青却没有多少时间照看自己的独生子。儿子全靠自觉用功,考上浙大。张冬青和我说,儿子念中学时,她难得去了一次家长会,老师请她和另一位成绩拔尖的学生的家长发言。那位妈妈说,自己的时间全花在孩子身上,陪他学习,这样成绩才会好。轮到张冬青,她说要让孩子自主学习,自己找到乐趣,父母不必多管。台下其他家长听得一愣一愣的。

    有一次随张冬青一起到了一片油菜地,种的是可供菜用的菜薹品种,农民摘了菜薹去卖,不影响菜籽产量,又能多一笔收入。她满心期待,想摘来尝尝口味如何。结果,企业因为各种原因,没有种好,油菜都蔫蔫的。她很痛心,连说可惜可惜。这家企业的同志忙着检讨,我们都安慰她,她似乎宽慰一些。过了一会儿,她还是忍不住很沉痛地说:亩产量、口感、市场价格……这些信息本来都可以掌握了,现在又要再等一年了。她看着那片菜地,脸上写满了遗憾。那一刻我深深感到,油菜就是她的宝贝,她对待油菜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甚至恐怕比孩子还要宝贵。(曾福泉)

    张冬青团队成果表

    张冬青(左二)在建德的一片“浙油51”油菜新品种示范方前留影。

    ●2001年在全省率先育成大面积推广的双低油菜“浙双72” ,实现我省油菜品种“双低化”。被农业部列入长江流域双低油菜主推品种,2002年获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2006年在全省率先育成适应机械化收割的“浙油18”,实现了我省油菜机械化收割。被浙江省农业厅列入双低油菜主推品种,被农业部列入全国5个油菜主导品种之一。

    ●2010年在全省率先育成大面积推广的高油品种“浙油50”,将油菜含油量从40%至42%提高到49.76%,亩产油量比对照品种增29.75%。该成果获2015年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2015年,在全国第一个育成高油酸“浙油80”,含油量达到45%以上,油酸含量达83%以上,油品质量可与橄榄油、茶油相媲美。

    ●“九五”以来她主持或参加省、国家和国际合作项目18余项,发表论文20余篇,出版《双低油菜》专辑一本,获省部级及以上科技成果奖7项。其中,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

    ●作为主要育种者,她先后培育出油菜新品种15个,其中9个通过国家品种审定,6个通过浙江省审定,在省内外累计推广面积2500万亩左右,创社会经济效益15亿余元。

    ●2003年被授予浙江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技人员称号,2004年获国务院特殊津贴。2005年被农业部评为全国农业科技先进工作者;2006年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和“浙江省农业科技先进工作者”;2011年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